烬恑

I love you all

最近在整理一些以前的东西

子默,

猿啸狐啼,暝怆伴柘台之霏雨。入夜孤寒,残灯独泣,思君欲绝矣。忆君含笑,伴我寂墟。鹃衔远黛,轻吐珠玑。兰朱浅画,眉间芙蕖。烟散当年,今夕已失何夕!涟洏涕下,泫然不止,裙裳竟湿。深谷幽闭,我思仳离。君若念我,何留我于此空台凄凄?愿君且至,共我永离。


这是假托一个被父母关在柘台的女子,写给她远方情人的书信。

当时只有十五六岁,用语比较幼稚中二,“寂墟”这种词真是尴尬癌都要犯了……


评论